歡迎來到中國貿易新聞網(中貿網)
主管: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CCPIT) 主辦:中國貿易報社
分享微信微博APP

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不斷推進——

從貿易通道變身經濟騰飛的跑道

來源:中國貿易報 作者:本報記者 張凡 2019-10-17 10:10:41

今年8月,謀劃已久的《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以下簡稱《規劃》)正式印發。10月中旬,新通道建設又邁出了重要的一步。西部12省區市以及海南省和廣東湛江市,近日在重慶市達成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框架協議。這就意味著,西部陸海新通道朋友圈已經擴大到我國14個省區市。根據這項協議,各方將堅持“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市場運作”的原則,重點在建立綜合運營平臺、加快運輸通道建設、加強物流設施建設、提升通道運行與物流效率、促進通道與區域經濟融合發展、協同完善支持政策、共同做好宣傳引導等方面開展合作。

與此同時,西部直屬海關和海口、湛江2個沿海海關共同簽署了《區域海關共同支持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合作備忘錄》,中國建設銀行新通道組織沿線的13家分行以及4家東南亞地區境外機構,共同簽署了《金融服務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框架協議》。

這些舉措都是對《規劃》的進一步落實和推進,也是向《規劃》中的目標發起了一次沖鋒。

更名背后的邏輯

與我國的改革開放、“一帶一路”倡議相似,西部陸海新通道也是在邊實施邊做頂層設計過程中走過來的。也就是說,新通道頂層設計的內涵也一直伴隨著通道的建設進展的變化而變化,僅這條通道的名稱就變更了兩次。

2017年8月,中國與新加坡簽署政府間合作協議,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下的“南向通道”正式啟動。南向通道利用鐵路、公路、水運、航空等運輸方式,由重慶向南通過廣西北部灣等沿海沿邊口岸,通達新加坡等東盟主要物流節點,比經東部地區出海節約10天左右,已成為西部地區便捷的出海通道。

2018年1月,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同意將南向通道列入“一帶一路”項目庫予以重點支持,中國商務部也同意將南向通道納入中新(重慶)互聯互通示范項目框架下,與新加坡合作推進。

2018年11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共同見證了雙方自貿協定升級、互聯互通、金融、科技、環境、文化、海關等領域多項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其中就包含中新(重慶)項目旗下“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諒解備忘錄的簽署,由此,“南向通道”正式更名為“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

到2019年8月,《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正式印發,即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再次轉型升級,“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正式鳴響了發令槍。這也標志著這條大通道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

每次更名都反映出這條通道的建設路徑越來越清晰。最新的名稱中沒有了“貿易”二字說明,這條通道將被打造成集貿易、投資、人才、信息、資金等要素融合的西部地區經濟騰飛的跑道。《規劃》中就明確指出,我國要建設連接“一帶”和“一路”的陸海聯動通道和西部地區參與國際經濟合作的陸海貿易通道。這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總體構架、空間格局、產業縱深和創新模式做出了頂層設計,也為我國沿線各省區市參與新通道建設指明了方向。

由此可見,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具有重要意義。從長期來看,西部是“一帶一路”在國內的交匯地區,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先行官,更是打造全面開放新格局的熱點地區。從近期來看,中國經濟進入了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的階段,加上外部環境發生變化,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抬頭,中美貿易摩擦尚未解決,中國經濟原來的引擎東部地區負荷加大,在西部地區培養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極是助力中國經濟增長的良策,讓中國經濟發展依靠東西部地區雙引擎來拉動。

在《中國貿易報》此前刊發的《“四新”賦能西部陸海新通道大發展》一文中,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副會長、交通運輸部多式聯運專家組成員李牧原對《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作解讀時說了四個“新”,即打造新的增長極、培育新動能、開拓新市場、實現新融合,恰當地說明了打造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意義。她說:“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概念顛覆了西部地區過去長期的發展慣性思維,‘新’是整個通道規劃當中最具靈魂的地方。因此,我們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時候一定要扣住時代脈搏,理解好這個‘新’字。”

從勝利走向勝利

目前,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已經取得矚目的成績。

西部陸海新通道主要物流組織方式均已實現常態化開行。截至今年9月30日,蘭渝專列、隴渝、隴桂、黔桂、桂隴、青渝桂新等多條線路協同發展,渝黔桂新鐵海聯運班列累計開行1349班,國際鐵路聯運(重慶—河內)班列開行103班,重慶—東盟跨境公路班車發車逾1600車次,陸海新通道已輻射連通全球90多個國家或地區的190多個港口。

事實上,這條對外大通道的打通,使得西部經濟發展的動力越發強勁。近年來,西部地區已經成為全國經濟增速最快的地區,據海關統計,今年前三季度,西部12省市區外貿增速為11.8%,高出全國外貿整體增速9個百分點。

這次新通道朋友圈的擴容,無疑將助力其邁入建設的新階段。

“目前來看,海南的主要參與者,應該是洋浦和海口。特別是洋浦,獨特的深水港和區位條件,可在融入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中起到在‘一帶一路’倡議中南接‘一路’,北接‘一帶’的支撐點作用。”中國南海研究院海上絲綢之路研究所副所長林勇新說,具體而言海南省可以從以下兩個方面參與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一是通過洋浦開通泰國、新加坡等東盟國家的貨運航線,為西部省區市打通南向出海通道,銜接“一帶”的經濟走廊,形成“一帶一路”的大通道建設。二是發揮洋浦的支點中轉功能,通過開通到南亞和東南亞的航線,與國際運輸主干線相銜接,以加密和做好支線的貨運,推動貿易暢通。

廣東省湛江市的加入,也頗具深意。看起來在新通道建設中,廣東省只有湛江一個市加入,其實這是一個資源接口,背后則是西部陸海新通道可以對接整個廣東省,乃至粵港澳大灣區的資源。

“湛江是西南地區傳統的重要出海口,港口條件優良,尚有很大潛力可挖。”有關注航運經濟的本地學者認為,湛江的加入具有重要意義:一是豐富廣東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交流合作,通過發力多式聯運鞏固和提升廣東的交通物流樞紐地位;二是進一步密切粵港澳大灣區與東盟特別是中南半島的貿易投資合作,有力支持中國—東盟自貿區高水平發展;三是湛江發力“三個一”建設,即“一通道”是參與共建西部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一港區”是謀劃建設自由貿易港(區),“一示范”是建設國家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配合和支持海南自貿試驗區建設,同時為自身經濟發展尋找新動力。

仔細研究可以發現,這條通道可將重慶、陜西、四川、云南、廣東、廣西、海南7個自貿試驗區連接起來。這并非是偶然為之,而是為西部地區對外開放形成聯動發展的新局面精心為之的。

此外,西部陸海新通道沿線地區的海關加強合作,金融機構加入新通道建設,則進一步打通了西部對外開放的貨物貿易與金融的大動脈,激發了西部地區廣大企業從事對外貿易、投資的積極性,也進一步改善了西部地區的營商環境,為承接東部地區產業轉移和吸引更多外資落戶打好了基礎。

展望未來,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或許還會面臨一些挑戰,但現在打下的每一個“路樁”,都將筑起西部地區經濟騰飛的跑道。根據《規劃》,到 2035 年,西部陸海新通道將全面建成,那時,通道運輸能力更強、樞紐布局更合理、多式聯運更便捷,物流服務和通關效率達到國際一流水平,物流成本大幅下降,整體發展質量顯著提升,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提供有力支撐。


責任編輯:葛巖

網站首頁 | 貿易論壇 | 手機客戶端 | 貿易商城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東路靜安西街2號樓 | 辦公室:8610-84541822 | 編輯部:8610-84541822

公安機關備案號:11010502034811   京ICP備05001841號-3 中國貿易報?版權所有2006-2017

过滤软件